胸针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胸针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女鬼之爱恨悠悠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6:58:03 阅读: 来源:胸针厂家

小孟是一家国营企业的市场部经理,他的老婆是这个公司董事长的女儿,名叫汤玲。和汤玲结婚之前,小孟有个女朋友叫糖糖。虽然糖糖很爱小孟,却因为会影响到小孟的前途,被小孟和汤玲联手把这块“绊脚石”踢开了。

今天小孟为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,岳父特意为他举办了庆功会。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岳父一一为他介绍,还逢人就说:“看我女儿的眼光多好,选了这么一个能干的好女婿!”汤玲也得意笑着,小孟在一片在美声中喝醉了。

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迷糊间他梦到了糖糖,梦到了他们经常去的河边,梦中的糖糖依然甜美可人。

“小孟,真希望能永远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上这样抱着你的腰,这种感觉好温暖!”糖糖温柔的抱着小孟的腰,轻轻的说。

“糖糖,你记住,我的自行车后座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,而你的后半生,也只能属于我一个人。”小孟一边等着自行车一边说。

“我把自己的后半生给了你,可你的后半生给了谁?你食言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把属于我最宝贵的东西夺走?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说啊…….”糖糖的声音变得阴冷而尖锐。

“啊...…”小孟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,抬眼看看四周,自己还坐在熟悉的大床上,不禁擦了擦头上因为害怕渗出的汗水,轻声的嘟囔一句“还好只是个梦……”

“怎么啦?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?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的抱怨了一句。

“对不起老婆,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,害怕就叫出来了,没吓到你吧?”

“吓到我有你好看。”

“以后不会了,睡吧!”小孟转过身去刚刚躺下。

“这么困啊?做的什么梦啊?给我讲讲。”

“没什么,快睡吧,不然明天你会出黑眼圈的。”

“怎么?不敢说啦?是不是梦到你死去的前女友了?是旧情难忘还是对她的死于心有愧啊?”妻子冷冷地说着。

“老婆,想什么呢,我和糖糖早就成为过去了,咱们不是联手把那块绊脚石踢开了吗?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如果我有半句假话,就天打……”还没等小孟说完,妻子就用一只手堵住了他的嘴。

“你不用发誓,如果我知道你有半点欺骗我,我就会像弄死那个糖糖一样弄死你!”妻子狠狠的撂下一句话就转过身睡觉了,而小孟却因为那个梦久久不能入睡,他隐隐的觉得可能有什么是要发生,该来的总会来。

早晨起床,汤玲的脸色苍白,像刚刚抽完血一样。

“老婆,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啊,脸色这么难看?要不一会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!”

汤玲照了照镜子:“是哦,白的像个鬼一样!”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是小孟打了个冷战。

从医院出来,小孟乐的手舞足蹈。汤玲则把手轻轻的抚摸肚子,幸福的笑着。

走到车前,小孟双手轻轻拉住妻子激动的说:“老婆,我们有宝宝了,我要做爸爸啦!”说完又紧紧的把汤玲搂在怀里。

“是啊,老公,我们要做父母了!我们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爸爸妈妈,让他们也高兴一下!今晚我们还要要开个party,为我们的宝宝好好庆祝一下!”汤玲也兴奋的说着。

刚刚说完这句话,一个阴仄仄女声飘进耳朵“是啊,是该好好庆祝庆祝一下!”

汤玲一惊,“谁在说话?”刚刚的兴奋一扫而光。

小孟满脸惊讶的看着妻子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没听到什么声音?”

“没有啊,是你太过兴奋产生幻听了吧?”说完小孟想四周看看了。

“好了,老婆我们回家吧!”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汤玲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。

这期间,汤玲虽说没什么妊娠反应,就是觉得越来越冷,身体变得越来越凉,甚至手脚都有些青紫,用尽办法也不见好转,到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原因。

而小孟睡觉的时候总是觉得有双阴冷怨毒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们,内心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这晚,小孟睡得正香了。一只冰冷的手一直推他,迷迷糊糊间,他看见汤玲一只手捂着肚子,看她满头大汗的样子似乎很疼痛。吓的他一下就清醒了,“老婆怎么啦?”

“我好像要生了。”汤玲痛苦的说。

“不会吧,你的预产期是八月初一,今天才七月十五,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呢!”说完,小孟一愣,哆哆嗦嗦的回过头向外看,碧蓝的天空,飘着几丝乌云,一轮血红的月亮挂在天幕,这景象显得分外诡异。

他又转过头,看见妻子身后有两条影子,一个腹部高高隆起,那是妻子的影子。

而另一条,婀娜多姿,体态凹凸有致,他明白那是谁的影子。不愿看地上的影子,想喊却喊不出声音。

想跑,脚就像生根了一样牢牢的粘在那里。那个婀娜的影子一点点的向他走近,他喘着粗气坐在地上。

看了看汤玲,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痛苦,嘴里艰难的说着“快打120,孩子要出生了!”

现在汤玲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乌青。

“不用了,不用了,该来的总会来,躲不掉的。”

突然,小孟跪在地上哀嚎着喊:“糖糖,我知道错了,你放过我吧,我不该为了事业杀死你,可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,是那个女人逼我的!”他指了指汤玲。

“糖糖,我是爱你的,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你就放过我吧!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接着又当当的磕头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?糖糖已经死了那么久了,还提她干什么?”汤玲惊恐的四下看了看。

“你们是在找我吗?我就在汤玲的肚子里,来啊,只要剖开汤玲的肚子,我就可以出来了,你们也可以解脱了,来啊…….”一阵悦耳的女声想起来。

(共三章,未完待续)

查看更多:《民间鬼故事》

天津哪个医院看脱发比较好

无痛人流大概需要用多少钱

少精症会让精子数量下降是哪些原因造成的

西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