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针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胸针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花花公子束手就寝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26:30 阅读: 来源:胸针厂家

爱上一个花花公子,原打算绝不放手的她却因误会重重不得不选择放弃。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对很多人好,却不会爱上任何人,可笑的是,他连自己的心是什么时候交出去的都不知道,当知道的时候,却又太晚,阴差阳错之下,他和她是否还能在一起?

1.谁入了谁的眼

秦江南是个天然的发光体,他是那种即使被藏进口袋里也要戳破袋子露出点锋芒来的人,秦江南还喜欢穿带有花朵图案的衬衫,很诡异的品味,却硬是能穿出一股子潮气来,风流落拓而不显得娘娘腔,秦江南“花花公子”的名号也是由此而来,用秦江南自己的话来说,那叫春意盎然。

秦江南其实没有长着一双桃花眼,却全身都开满了桃花。

蒙古包内,漂亮的鄂温克姑娘几曲歌毕,秦江南就已经用蒙语跟她热络地聊了起来,同事都笑闹着起哄,只有展颜将自己缩在一片阴影里,安静得像个木偶。她一直将头压得很低,葱管似的手指被她掐出了一道道红痕。

“颜颜,你怎么不吃?”有人冷不丁地凑过来道,“公司难得组织一次公费旅游,你可千万别替公司省钱啊。”

秦江南回头看了她一眼,便又接着将下巴转了回去。

展颜被冷不丁的声音吓了一跳,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,她指了指半根青菜都没有的饭桌苦笑:“这一顿饭吃下去,恐怕三天都不会饿了,你们先吃,我出去转转看,欣赏欣赏传说中的通辽阿古拉大草原。”

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,不料身子猛地一晃,旁边的人横出一只手臂将她牢牢扶住,温热的体温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清晰地传来,那人道:“没事吧?”

展颜瞅着那截花花绿绿的衣袖,胸口像是被一把蜜糖制成的匕首给捅了一下,又甜又疼,她甚至连话都忘了说,慌慌张张地推开他的手就跑了出去,隐隐约约听见背后传来的议论声。

“秦江南,你还不快去追啊!”

“这个,她现在大概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我吧?”

“啧,你小子算了算了,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了你的眼。”

“喂喂,貌似我才是莫名其妙被人雪藏的那个吧?”

展颜静静地在蒙古包外站了一会儿,确定不会有人追出来了,才慢慢地抬脚往远处走去。

别人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得了秦江南的眼,可是她知道。

半个月前。

公司里忽然传出一个流言,说是董事长没有儿子,只有个年方二十三的女儿,未婚,并且董事长近年来的身体一直不太好。这传言暗暗隐藏着一个讯息,谁能娶得董事长的宝贝千金,那整个公司也将会落入那人之手,此消息一出,不管是真是假,已婚的男人捶胸顿足,未婚的小青年跃跃欲试,办公室里男人们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,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董事长大人的青睐。

彼时展颜正拿着两个杯子去打水,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手指头一抖,热水立刻烫红了她整个手背,回去的时候被秦江南瞧见,握着她的手好一顿猛吹。

展颜想了想假装漫不经心地道:“江南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董事长没有儿子,你若是被他相中的话,那前途可是大大的有哦。”

“这是全公司公开的秘密好吧。”秦江南一边给她搽着药膏头也不抬地回道,“我怎么会不知道,我就是冲着董事长那宝贝千金才来的啊。”

展颜的大脑嗡地一响,半晌没回过神,片刻后抽回手,微微垂下长睫毛遮住眼底的情绪,淡淡地问道:“秦江南,那我呢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秦江南头也没抬,霸道地将她的手又拉了回去,“乱动什么,药还没搽完呢。”

展颜没再说话。

几乎公司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,包括她,可原来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。秦江南,你既无心,又何必来招惹我。

后来展颜就开始渐渐疏远秦江南,保持着纯粹的革命友谊的距离,秦江南倒也潇洒,一个转身,就将曾经的温柔多情送给了身边的甲乙丙,也直到那个时候展颜才明白,原来有的人可以对每一个人都很好,却都与爱情无关。

秦江南的眼中从一开始就只有董事长千金一人而已,其他的人当然谁都入不了他的眼。

2.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

自从阿古拉草原回来后,展颜就很少再见到秦江南,一方面是她故意躲着他,另一方面实在是刘轩缠她缠得紧。刘轩是她在迪拜认识的朋友,前后追了她有六年,有时候她也在想,如果点头答应的话会不会就不再这么累。秦江南的花心程度,如果他敢称第二的话,那么没有人敢称第一,他实在算不得什么好男人,可她却偏偏就是稀罕。

展颜还记得第一次跟秦江南见面是在一家叫“巧克力森林”的餐馆,那天的气温格外低,雪花夹杂着西北风吹在脸上刀割似的疼。她走进餐馆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,一抬头就看见了对面穿着花花外套的人,他的发丝桀骜地挺立着,左耳上戴着两枚莹紫色的耳钉,一边吃着套餐一边运指如飞地发着短信。

展颜点了一份套餐,秦江南忽然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咱们俩点的是情侣套餐哦。”

展颜顿时尴尬地涨红了脸,刚要说点什么却又听秦江南道:“骗你的啦,别急着吃,刚从外面进来还是先喝点东西暖暖胃比较好。”

一直到很久以后,展颜都不知道那天他们吃的是不是情侣套餐,却在那一刹那被他的温柔迷了眼。

其实仔细想来,秦江南待她一直都是很好的,她饿的时候他能跑三条街给她买吃的,她肚子疼的时候他能半夜爬起来踹开她家的门。

只不过他可以前一刻对你往死里好,下一瞬就能在身上刻下其他女人的名字。他对她的温柔,是一种极致的残忍。

正想得入神,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,扭头,毫无意外地看见了刘轩,皱了皱眉,刚要借口走开,刘轩却抢先神秘道:“颜颜,今晚跟我去一个地方,过了今晚,如果你还是拒绝我的话,我绝不再缠着你。”

展颜沉默了一会儿,并没有拒绝。

几个小时后,西提岛酒吧。

一个穿着时尚身材火辣的美女推门而入,来人留着及腰的酒红色波浪长发,眉眼微微上挑着,带有几分桃色,她的目光在酒吧内环视一周,最后停在一个身穿花花衬衫的男子身上,微微一笑走上前去。

“江南,什么时候到的?”

秦江南原本斜身轻靠在吧台边上,一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,一手曲肘抵在吧台上,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跟吧台调酒师小姐搭讪,闻言转过头来,眼睛一亮,吹了个响亮的口哨:“哟,阿昕,你今天可真漂亮。”

流里流气的话,赵昕却毫不在意,错身飞快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一个热吻,秦江南微微眯起眼,令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,声音喑哑低沉道:“阿昕,若是挑起我的火今晚你可得负责浇灭哦。”

调酒师笑得暧昧:“行了行了,两位就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了,你们要喝点什么,还是情侣套餐?”

秦江南挑了挑眉,不置可否,然后自然无比地拉起赵昕的手,两人熟门熟路地上了二楼包厢。

酒吧内的灯光明明灭灭,音响声震得人的耳膜嗡嗡作响,半晌后,角落巨大的盆景植物后面走出来两个人。

刘轩看了一眼展颜,略带得意,后者一直低垂着头看不见情绪,他轻咳了一声道:“颜颜,我没骗你吧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对女人好是他的本能,可是他真正爱的一直都是赵氏集团的那把椅子罢了,你别再傻了。不过我也不得不佩服他,竟然真的能让他追到董事长的千金。”

展颜没说话,刘轩有点急了,刚要再说些什么,展颜忽然抬头,波澜不惊地道:“刘轩,我爱上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当初我也做好了一辈子耗在他身上的打算,只不过可惜……”展颜说着怔怔地望了一眼空荡荡的楼梯,“可惜终究还是要错过,早知如此,我又何必天天躲着他?刘轩,你知道吗,原本我是想这几天就告诉他那个秘密的……”

3.说好的爱我呢

“真是真人不露相啊,没想到他竟然能追到董事长的千金!”说话者的语气无不带着点羡慕嫉妒的味道,旁边另一个马上附和:“唉,也算是郎才女貌了,不过话说回来,那两人平日隐藏得可真好,我们都完全被蒙在了鼓里呢。”

秦江南一进公司就听到不少人的窃窃私语,他勾了勾唇,不是第一次当绯闻的男主角,可是这次他的心情竟是出奇的好,他还真是有点期待展颜听到这件事后的表情呢,那个人明明心里在乎得紧,却偏偏喜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人看,当真可恨。

走进电梯后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莹紫色的钻戒把玩,若是先气气她再给她个惊喜会怎样,这么想着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“什么,展颜她竟然是董事长的女儿?天哪,董事长原来有两个女儿!”

电梯停下,秦江南刚要抬脚出去,却在听到背后人的话时蓦地顿住了脚步,胸口仿佛被一记重击,脸色瞬间白了起来。 他猛地一把拽过那人的衣领,微微眯起眼,目光里夹杂着一丝阴鸷:“你刚刚说什么?谁是董事长的千金?我没记错的话,董事长是姓赵,而不是姓展吧?”

“听……听说是她自小跟着母亲在迪拜长大,随的也是母姓,这次回国办点私事顺便来她爸爸公司看看的。刘轩那个护花使者一路从迪拜追到了中国大陆,终于打动了展颜的芳心……”

砰的一声,秦江南一拳砸在电梯壁上,发出巨大的响声,那人看着秦江南阴森的表情一个激灵住了嘴,被旁边的人拽了一把迅速跳出了电梯。

秦江南愣愣地看着电梯门重新合上,胸腔里似乎有什么一直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强挖了出来,生平第一次惶恐得不知所措。

展颜怎么会是董事长的女儿呢?

即使她是董事长的女儿,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,他要找的一直是赵昕,只是赵昕,而已。

可是展颜,你说过这辈子都要耗在我身上的,不能食言。

……

此刻展颜被一群人围在办公室,她手里拖着一个不大的旅行箱,温和地笑着,偶尔回答别人一两句,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小心地护着她,一手紧搂着她的腰。

秦江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,他双手抱胸斜倚在门框上,冷眼旁观,眼看着那两人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要出门,他也完全没有要起身让开的意思,一双细长的眼睛凌厉地盯着展颜,似笑非笑。

薄唇轻启,语气凉薄地道:“怎么说也是暧昧一场,要走也不打声招呼?”

展颜的脸色微微泛白,手指紧紧地攥进掌心里,面上却兀自笑得温和:“刘轩家里出了点事,我跟他回去看看,事发突然,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”

她越是冷静,秦江南心里的火便烧得越旺,他冷笑两声:“呵,董事长的女儿果然就是抢手货。”

展颜脸上的笑容几乎要维持不住,半响微微垂下睫毛低声道:“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。”

刘轩安抚地握了握展颜的手,抬头对秦江南冷笑一声:“当初是你不要她的,怎么,知道她是董事长的千金所以后悔了?麻烦你让开,我们赶时间。”说着顺手将他往旁边一推,牵着展颜的手就要往外走。

秦江南说出那句话就后悔了,他其实不想那么说的,可越烦躁便越是口是心非,明明是那人口口声声喜欢他的,又凭什么要让他低三下四,明明先陷进去的人是她,又凭什么现在走得这么潇洒的也是她?

有无数条理由告诉自己该一笑了之,可是与展颜擦肩而过的瞬间心里却莫名地疼得厉害,脑子一空,秦江南下意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,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其折碎。

“展颜,你说过要追我的,你这个骗子。”

“……”展颜停下脚步,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腕上。

“你是喜欢我的吧,摔断腿昏迷的那次,你喊着我的名字叫了整整一个晚上。”

展颜垂着头没说话,秦江南的喉结滑动了一下,苦笑道:“之前我说,我是冲着董事长千金才来公司的,可我不喜欢赵昕,也不稀罕董事长女婿的那把椅子,你信吗?”

刘轩瞥了两人一眼,上前将他的手指用力掰开:“颜颜,我们该走了。”

展颜迈出一步,秦江南又说:“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对很多人都好,却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的,可笑的是,我只是连自己的心什么时候交出去的都不知道。”

刘轩牵着展颜的手,从秦江南身前穿过。

无力地将身子靠在墙上,秦江南抬手遮住眼,嗓子干涩地道:“我说我喜欢你,只是喜欢你,你还信吗?”

那句话展颜听到了,却没有再停步,甚至连头都没有回,信或不信,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

当初瞒着自己的身份,是想让秦江南真正地喜欢上自己而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,后来陷得深了,她又想,即使用那层身份将他绑在身边她也愿意,只不过终究人算不如天算,她刚打算说出口的时候,他却先找上了自己的姐姐赵昕。

秦江南说:“我说我喜欢你,只喜欢你,你还信吗?”

刘轩说:“他喜欢的只不过是董事长的那把椅子罢了,因为没追到你姐姐赵昕,所以才又跑回来追你,你别傻了,他根本不会喜欢你。”

展颜笑,无论秦江南喜欢的是谁,她能够跟全天下的女人去争,却唯独不会跟自己的姐姐争。

4.那些年的风花雪月

展颜并没有跟着刘轩去迪拜,那是刘轩配合她演的最后一场戏,她走,便让秦江南也死心吧,对谁都好。

送走刘轩,展颜拖着行李箱回家的时候赵昕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杂志,见她进来立即起身将她手里的行李箱接了过去,宠溺地对着她的头发一顿猛揉。

“臭丫头,终于想起回家了啊。”

“姐。”展颜不好意思地笑笑,嘴角的笑容在瞄到赵昕中指上的钻戒时顿时龟裂,戒指上镶着一颗紫色的钻石,极小,却也极其刺眼。

将展颜拉到沙发上坐好,又给她倒了一杯咖啡,转眼见她盯着自己的手指出神,随即了然,她将长发别在耳后,转了转手指上的钻戒笑得灿若桃花:“很特别是吧,这颗钻石是从你姐夫耳钉上取下来的,一共有两颗,另一颗在他的那枚戒指上。”

展颜将咖啡杯端起来凑到唇边,声音小小地道:“姐夫对姐姐真好。”

“好吗?其实他不好的。”赵昕转着手上的戒指似乎有些出神,“我跟他其实认识很早了,我们是大学的恋人,毕业的时候是我甩了他,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再次找了来。”

展颜听得怔怔,半晌道:“姐姐就不怕他是冲着爸爸的公司来的吗,万一他是别有用心……”

“那把椅子?”赵昕忽然笑出声,“别人的话还真不好说,但是他嘛,想要什么没有呢,他大哥秦江北是黑道上跺一跺脚整个T市都要晃三晃的人物,那名头响得……啧,你说他会稀罕那个位子吗?”

展颜握住咖啡杯的手指骤然一紧,原来她一直都在误会他啊,他真的不稀罕那把椅子,那他说对姐姐不是真心也是真的?可他又为什么非要董事长的千金不可?

没意识到展颜的表情变化,赵昕自顾自地道:“他那个人啊,怎么说呢,他自小父母早亡,年长他六岁的大哥对谁都是心狠手辣,却唯独对秦江南极其护短,百般纵容,没有一个人能动得了秦江南一根手指头还完整无缺的,他大哥把他保护得太好。可秦江南却偏偏厌恶秦江北的作为,因此处处跟他反着干。他大哥不近女色一心事业,他便常年流连花丛中游手好闲,他大哥对谁都狠,他就偏偏对谁都温柔多情,花心的程度他称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,我当年也是心高气傲,哪里受得了那个气,于是就提出了分手。”

“姐姐后悔了?”

赵昕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语气说到最后有些飘渺地道:“是啊,后悔了,所以这次我绝不会再放手了,颜颜,你说这次他能接受我吗?”

展颜不明白赵昕为什么要这么说,她说话的时候总像是透过了秦江南在说另一个人,不过她没有多问,而是一把搂住赵昕的脖子,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上,轻声祝福:“姐,你一定会幸福的。”

眨了眨眼,眼眶瞬间变得通红。

5.爱是一个局

在家住了几天,展颜便又拖着箱子开始四处旅游,有时候看到有人穿着花花衬衫经过,她还是会忍不住多看两眼,只是一看便轻易红了眼。

听赵昕说秦江南去了迪拜找她的时候,她正好路过江南,然后便一直留在那里没再走,她停下的话,也许有人找起来会要容易些吧。

这天睡到半夜忽然被手机铃声惊醒,她迷迷糊糊地抓过来喂了一声,那边却不说话,只能听见一阵沉重的呼吸声,她瞄了一眼手机,是个陌生的号码,又喂了几声见那边没反应就疑惑地挂掉了。

只是之后的日子,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这样一个电话,渐渐的展颜也不再问是谁,每次接起来两边都在沉默着,静静地听一会儿对方的呼吸声然后再挂断。

有一次展颜忘记挂断,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还在通话中,她不由得笑了笑,心想那边的人也忘记挂断了吧,刚要挂掉却听那边的人忽然出声道:“你醒了。”

声音像是笔尖在砂纸上滑过,嘶哑得不像样子,展颜的心脏猛地一缩:“你一直没睡?”

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这就睡。”

看着那边挂掉电话,展颜再也忍不住趴在枕头上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第二天,展颜没接到电话,第三天,仍然没接到。第四天第五天……

展颜终于坐不住了,鼓起勇气拨出号码却提示那边已经关机。夜里睡不好,白天索性就窝在宾馆里不出去,随手拿了几份报纸来看,却忽然被一则新闻震住,纵横黑道多年的老大秦江北阴沟里翻船,在酒吧外面等人的时候被一个酒鬼误杀。

秦江北死了。

这个世界上唯一会疼会纵然秦江南的人,死了。

展颜一瞬间手足冰冷,看了一眼日期,时间大约是半个月前,也就是秦江南第一次给她打电话的时间。

6.事变

事发的那天跟所有普普通通的一天都一样,可是有些人这辈子都再也忘不了。

秦江南在迪拜没有找到展颜,回国后就整天泡在西提岛酒吧,他一直不知道什么是爱,可是当知道的时候,却又太晚。

秦江南整日买醉的消息是赵昕告诉秦江北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她不过是为联系他找个恰如其分的借口罢了。

打电话的时候她的手一直在抖,越是想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去说话,却越是紧张得似乎连呼吸都不能顺畅,秦江北大概没有发现她的异样,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“我马上就到,先帮我看着她”。赵昕甚至觉得,他根本就没有听出自己是谁,或者说,是谁都并不重要。

挂了电话,赵昕激动得差点哭出来,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能再见那人一面了,不顾秦江南的反抗,她将人死拉硬拽地拖出了酒吧。酒吧外霓虹灯不停地闪烁,赵昕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对面的秦江北,那个人一如既往身姿笔挺,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,她刚要伸手打招呼,一个醉酒的人与他擦肩而过时被撞了一下,秦江北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,那个人却忽然拔出匕首直直地捅了他一刀,秦江北用胳膊去挡,那人见他挣扎又是接连四刀,秦江北身子摇晃了一下,砰地倒地,赵昕倏地抬手捂住嘴巴,一口气堵在喉咙里,竟是连惊叫都喊不出来。

“哥!”眼看着那人挥舞着匕首还要刺下去,原本一摊烂泥似的秦江南忽然一下子冲了过去,疯了一样朝着那个醉鬼就是一顿不要命地拳打脚踢。

“哥,哥你醒醒。”

“哥,我错了,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“我只剩下你了,哥,你也不要我了吗,哥——”

……

展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T市,看见躺在病床上昏迷的秦江南时,她脚底一软,几乎栽倒下去。

不过一个多月没见,秦江南整个人变得形销骨立,浑身插满了管子,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楂,嘴唇因为缺水而干裂开来,从左边额角到下巴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,一刀砍断了曾经的风华绝代,春意盎然。

原本坐在床边的女人抬起头,也是双眼红肿。

“姐,他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“啪!”赵昕一巴掌甩了过来,展颜踉跄了一下,脸上顿时泛起一个五指印,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她。

“这是你欠他的。”赵昕说完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停下脚步,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扔到了地板上,头也没回地道,“这是我从他身上偷来的,你别怪他,我猜他原本是想送给你的吧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我曾经说过,凡是动过他一根手指头的人没有一个能完整无缺,不仅因为他被秦江北保护得太好,也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狠角色,我是唯一一个甩过他巴掌的人,他这次回来找我不过是想挽回当年的面子而已,你当他会真喜欢我?他这个人,太傲,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吧,却又畏畏缩缩不敢承认,想拿我当挡箭牌来着……”

赵昕没有对她说的是,她恨展颜。

当初展颜懦弱地逃走,秦江南便终日在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,那天秦江北不放心地前来看他,结果被路边的酒鬼连捅了几刀,秦江南见状也跟酒鬼拼了命,最终酒鬼被他踹碎内脏当场死亡,自己也被一刀毁去了半张脸,秦江北是硬撑着等到警察赶到的时候才断的气,为的还是替秦江南担了杀人的罪。

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都是展颜,她凭什么能置身事外?

赵昕对谁都没有说的是,她爱的人从来都不是秦江南,而是那个人的大哥,秦江北。

无论是多年前,还是这次,她靠近秦江南的目的都只是为了秦江北而已,可偏偏那个人除了自己的弟弟以外谁都不曾往心里放。也许谁都觉得秦江南很不幸,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去心疼他,可是谁又知道,这个世上竟没有一个人会去心疼那个人,包括秦江南。

7.尾声

展颜熟练地用蘸水的棉布润了润秦江南泛白干裂的嘴唇,手指轻轻描绘着他左脸上狭长的刀疤。

秦江南并没有受多重的外伤,他只是因为接连多天不吃不喝不睡造成精力透支才会昏迷,医生说他之所以不愿意醒来可能是曾经受过巨大的心理创伤,潜意识里只想沉睡下去。

“我知道你是爱你大哥的,你大哥肯定也知道,所以你现在这个样子,他看见了也会难过,毕竟你是你大哥到死都要护住的人。”

“江南,那个时候你是撑不住了才会给我打电话的吧,可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我明明离你那么近,却不肯过来看你,你一定生气了吧。”

“你说你就要睡了,可是却睡得太久了,江南……”

病床上的人静静地躺着,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展颜叹了一口气,给他掖好被角,静静地看着他憔悴的五官,恍惚中又回到了初见他的那一幕。彼时他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,扭头朝她勾唇一笑,一派风华无尽,春意盎然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