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针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胸针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贵州官员推干部召回制一年后因违纪自己被召回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09:54:29 阅读: 来源:胸针厂家

一年前首行“干部召回”一年后因违纪自己被“召回”

干部召回制度

黔西南州一共梳理出“在其位不谋其政”“庸懒散漫混日子”等30种基本召回情形,明确要求对不想干、不会干、完不成年度目标任务、闹不团结、违规违纪等“五类干部”进行召回。

此制度分5个步骤:下发预警通知、提出初步名单、会议集体研究、开展交心谈心,公示召回对象。//

制度与被召回干部的“四子”挂钩:经集中教育和跟踪考察后仍不胜任原单位工作的,将被转岗、免职、降职、辞退甚至解聘,让他腾“位子”;各渠道公开曝光,让他丢“面子”;视情形扣发奖励性绩效、工作性津贴、承担集中教育培训费等,让他丢“票子”;用约谈提醒、跟踪考察、思想教育等方式,帮他洗“脑子”。

在贵州省黔西南州,实施一年有余的“干部召回”制度得到官方和民间的双重认可,各地政府部门纷纷登门取经,然而8月21日贵州省纪委监察厅网站的一则消息,则宣告该制度“鼻祖”郭玉海涉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。

郭玉海系黔西南州副州长兼兴仁县县委书记,他的被调查让当地官方陷入尴尬境地,兴仁县一向被认定为是“干部召回制度”的原创地,作为时任兴仁县一把手,郭玉海自然被认为是“干部召回制度”的“鼻祖”。而如今,兴仁县被强调只是一块“试验田”。

力行新政

主政兴仁首推“干部召回”

去年9月,干部召回制度在黔西南州兴仁县实施,一个月后,此制度在全州全面铺开。

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,“干部召回制度”均备受推崇、赞誉。主政兴仁县的郭玉海,被普遍认为是此制度的“鼻祖”。

去年12月2日《人民日报》对此制度进行了头版头条报道,正文一开始,它就描述了郭玉海与妻子就“干部召回制度”进行的一场家庭辩论。郭玉海妻子认为此制度过于严苛,而郭玉海回答说:“制度的目的,就是要在党员干部中形成震慑,不作为就要被召回,对谁都一样。”

兴仁县组织部干部股工作人员赵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当地的干部召回制度,从最初规定的6种召回情形增补至12种情形,后又扩展到24种情形,是一个循序渐进、摸索总结的过程。

此制度对党员干部形成细化约束,以12种召回情形版本为例,工作不思进取、不谋干事,思想不纯、信念动摇,各自为政、拉帮结派,在危难险重任务面前和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危时畏缩不前、临阵逃脱等12中情形被列为召回对象。

兴仁县县委一部门负责人称,制度推行后立竿见影,“迟到、早退等现象消失了,50岁以上没有职务的老同志也开始发光发热,干起活来十分卖力。”

郭玉海曾就此制度接受了多次访谈。去年10月,他接受当地广播电台采访时提到,2013年6月份,当地就提出对“庸懒散慢浮腐”6种现象进行整治,有150多名党员干部被召回。“干部召回制度主要解决干部要有激情、有状态的问题,下一步要把它变成一种更科学更有效的制度,来促使干部保持尽职尽责。”

今年1月14日《人民日报》的另一篇相关报道中,郭玉海称:“汽车有瑕疵,都要被召回,人亦如此。如果不管不顾,耽误的是党的事业。”该报道称:兴仁县是干部召回制度发源地。

“不是他的原创”

1月14日《人民日报》的文章还提到:“根据兴仁县的探索,黔西南州整理出了30种‘惰政’现象供各地参照,并在所有区、市、县和州政府办、州人社局先行推广干部‘召回’制度。”

不过,成都商报记者于8月底在黔西南州走访期间,所接触的当地官员都着重强调,兴仁县既不是干部召回制度的原创地,郭玉海亦不是此制度的“鼻祖”。

黔西南州州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州党建办主任张茂表示,此项制度是在全州统筹下展开的。他说,当地通过调研发现,一些基层干部甚至一部分领导干部存在惰政、躲政,懒政行为后,决定向这些不良习气进行整顿问责,将不胜任现职的干部进行召回管理。

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兴仁县是此制度的试点县,“除兴义市外,它人口最多,经济总量排名全州第二。”另一个试点单位则是黔西南州人社局,“州人社局有职工160多人,服务群体较广,跟民生息息相关,对干部职工而言条件相对较好,属热门部门。”

在当地看来,此制度整顿了官场风气,还为经济、教育、体育等领域的发展保驾护航。张茂介绍,上半年生产总值增速,贵州排全国第二,黔西南排贵州第一,今年贵州省文理科状元均出自黔西南,贵州省第九届运动会,黔西南史无前例地拿到了第四名的好成绩。

黔西南州州委某部门负责人则称,实际上,干部召回制度,雏形发源地并非在黔西南,只不过在黔西南发扬光大,“这种批评教育的形式一直存在,只不过兴仁县借助了汽车召回概念,让这个制度更加形象。”

涉案被查

分管煤电,其弟做电站工程

“从基层一步步走出去的”

兴仁县县委一工作人员透露,郭玉海被调查令当地党政部门备感意外,“他被宣布调查的前两天,我还见到过他。”当地某茶企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8月21日,兴义市黔山酒店有一场质量发展会议,议程表安排了郭玉海的发言,但在郭玉海发言环节直接跳过进入了下一议题,郭玉海也没有在此会议上出现。

郭玉海分管全州安全工作,其最后一次官方报道亦与此有关。8月11日,普安县楼下镇政忠煤矿发生重大事故,造成10人死亡。8月17日,郭玉海就安全生产工作率队督查。

郭玉海生于1966年,从普安县的几个乡镇开始其仕途,其老家龙吟镇是普安县最北端的乡镇,他在这里担任了多年的镇党委书记,当地人描述,其主政龙吟镇期间,尤为注重普纳茶厂的发展。

与郭玉海同在石寨坪小学上过学的当地人王治(化名)介绍,郭玉海成绩优异,后到兴义就读民族院校,其妻子是罐子窑镇的老师,“他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出去的,算得上是龙吟镇的大人物。”

此后郭玉海被调往晴隆县当副县长,从此未再与普安县有交集。王治透露,郭玉海到晴隆工作后分管计生工作,曾被计生管理对象刺伤,住院一个多月。

郭玉海逢年过节才回横冲村(音)老家,横冲村是一个群山环绕的苗族村庄,村委会主任王锡伦说,郭玉海离开当地多年,当地人知之甚少。邻居们则描述,郭玉海隔一两年才回一次家,话极少。

郭玉海的父亲5年前去世,其老母亲尚不知其被调查一事。郭玉海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,其中妹妹郭玉排因为腿疾,招了一个上门丈夫。郭玉排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她只知道大哥被调查,具体犯了什么错误并不知情。她说,大哥极少回家,也很少打电话,照顾父母的重任就落在其他兄弟姐妹身上,她对此颇有怨言。

或涉经济问题

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郭玉海形象模糊不清,在“干部召回制度”出台前,无论褒贬,均鲜有对其政绩的评论,当地的各种论坛、网站,此前亦没有针对郭玉海个人的公开举报。

郭玉海被调查的消息出来后,其负面评价开始出现。在兴仁县,当地的烂尾楼工程博融天街,被认为是郭玉海的败笔,兴仁县的房价比州府所在地兴义市还高的“罪状”,亦被安在了郭玉海头上。

但兴仁县县委某部门负责人说,博融天街烂尾楼的出现,是近年房地产市场萎靡的反映,至于兴仁的高房价,则是区位优势使然,“从地图上就可以看见,兴仁县是周围几个县的中间地。”

当地有消息指,郭玉海违纪时间在2011年以前,涉经济问题可能性较大。此外,郭玉海的弟弟郭玉斌亦被协助调查。郭玉斌原是龙吟镇电站职工,后下海揽电站工程。郭玉海的分工信息显示,他还分管煤电调度,负责联系兴义电厂和兴义供电局。

黔西南州州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党建办主任张茂说,郭玉海被调查,相关部门迟早会给出准确的解释,但干部召回制度是当地党建工作的关键,这个意外事件,不会影响到全州大局。(成都商报首席记者刘木木发自贵州黔西南)

济南微机控制电液伺服钢绞线试验机直销厂家哪家好

材料试验机的价格

落锤式冲击试验机公司直销报价

济南摆锤式冲击试验机供应商

相关阅读